作家|李安贞(新华社高级记者在线汽车市长/市场社长)

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完工吸引了中俄两国元首的目光。

6月5日,两国首脑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共同访问长城汽车(601633)俄罗斯图拉工厂线下汽车展,并在哈佛F7的汽车发动机罩上欣然签名。

1

1954年,新中国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苏联全面支援长春一汽,“解放牌”卡车的诞生翻开了中国汽车工业的第一页。今天,民营自主汽车品牌——长城汽车走在前列,以设备、工艺技术出口俄罗斯,揭开中俄汽车交流历史的新页面,让中国汽车人多么振奋,多么感慨!

从1998年第一个长城SUV出口国到今天,中国第一个涵盖冲压、焊接、涂装组装、四大生产工艺的整车制造厂3354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汽车厂建成。魏建军在整整20年的“耐得住寂寞”的坚持下,终于开辟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新天地。正好基层出身的民营自主给中国汽车留下了很大的面子。

长城汽车图拉工厂是中国本土汽车产业在海外建设的最大整车工厂,项目投资5亿美元,4年间年产15万辆,本土化率达65%。全面引进先进工艺及自动化设备,主熔接线自动化率达到100%,子熔接线采用NBG自动更换装置,实现三种车型自动切换。图拉工厂不仅暴露了中国汽车制造水平的新高度,而且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大幅强大,这是对全球化质量变化的最新解释。

据悉,以新平台为基础的哈佛F7被称为全球车型,拥有同类最佳的全地形智能4驱动器系统,能够应对标准、运动、泥浆、沙、俄罗斯恶劣的气候和道路状况。

魏建军表示,我们的目标是长期在一个地区为当地用户提供一流的车型和服务。

2

从2018年开始,中国汽车市场连续10多年实现“井喷”高速增长进入转折点。企业和品牌从以前的增量市场竞争转向了股市竞争的新格局。从2015年开始建设的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现已建成并投入生产,不知道是时候迎来好时机了,还是来自于建军的战略早期部署。他的回答是:“长城汽车不能只在家里考第一。必须先出去,在外资品牌的家门口竞争。”

水滴石穿不到一天的球。魏建军是长城汽车的创始人,眼光和抱负没有任期限制。图拉工厂的建成表明了长城汽车在海外市场打造全球化中国品牌的决心。

魏建军敏锐地看到汽车产业的未来必须全球化。如果不将汽车品牌国际化,就没有价值,也无法生存。长城汽车现在出去,正好21世纪的品牌战略是全球化。要证明自己优秀,是全球化的品牌。看看海底钓鱼都去英国了。如果我们制造汽车的人再不出去,就会被骂。中国汽车必须出去

2018年长城汽车实现出口46995辆,同比增长20%。长城皮卡年年保持中国皮卡出口排名第一。在过去的20年里,长城汽车覆盖了俄罗斯、南非、澳大利亚、中南美洲、南亚、中东、非洲等海外销售网络,累计销量也突破了60万辆。也许这些成果只是未来长城汽车撞向国际品牌的一个铺垫。

在卫健君的计划中,长城汽车哈佛品牌SUV“5-2-1”在5年内每年销售200万辆,实现全球专业SUV第一品牌。其中,俄罗斯市场的未来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

3

从当年低廉的产品出口到产品、销售、质量、服务,全面打造全球品牌的新挑战出现在中国所有本土自主品牌面前。面对挑战,魏建军务实安静。他说:“在海外建立品牌力量需要时间,至少需要10年以上,因此长城汽车必须能够抵御孤独。”

魏建军表示,包括我们在内,国内汽车企业能做品牌的不多。性价比高,价值观不足,文化不足,生活场景不足,品牌内涵不足,所以我们要改变过去的理念。未来走向海外时,第一名是品牌,然后是市长/市场、商品、技术

在他的心目中,长城汽车立足海外的市长/市场战略已经浮出水面。“要让产品变窄,要诞生销售明星项目。只有这样,品牌才有价值。”因此,图拉工厂的第一辆车型选择了销售明星“全球汽车”哈佛F7,主力产品H9也在计划中。

几年前,笔者特别赞赏长城汽车的口号“每天一点点进步”。但是随着20年来积累的进步,一把黄土已经堆积到了高山上。自主品牌一直是低质量、低价格的代名词,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在每辆车出货前100%进行静态动态检查,道路检查者对车辆进行100%道路测试检查,以确保车辆各部分符合质量要求。

图拉的长城汽车已经使中国的质量成为荣誉的象征。

4

说到长城今后的技术革新,魏建军在2030年前走上了全方位危机技术路线。要想具备全球化水平,就要做好发动机,成本低,热效率高。在新能源领域,中国市场要求最高,不仅要适应中国市长/市场政策的需求,还要具备两种或三种模式。纯电车补贴退步后,工厂和消费者可以更加理性,不再追求那么高的续航指标。长城汽车动力方面,包括传统动力、混合动力、纯电、氢能源在内,我们都将进行技术储备。还储备自动驾驶L3级、L4级。

特别是在俄罗斯市场,圣彼得堡等最低气温为零下30度,这种温度对纯电车来说挑战重重,当然也可能会出现新的电池。但是在我看来,混合模式在俄罗斯市场上一定会出现。

在共享化方面,大家都在尝试,这个领域比较技术性和挑战性。我认为今后究竟是共享还是共享,由于当前社会的发展,共享应该比共享更大。共享是重资产,所以共享是不同的。

5

自古以来,燕赵是多么慷慨悲痛的书生,燕赵的后代卫健君也颇有“长沙不复返”的忧患意识。他嘲弄我们是在国内死还是在国外死。长城汽车仍然选择死在国外,无论如何都要挑战。我们自主品牌只要出去,生存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不出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魏建军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利用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势能,再加上“一带一路(中国正在推进的新丝绸之路战略)”大战略,国内市场现在压力很大,我们将继续出去。

经过20多年的发展,从技术角度、产品质量角度看,中国自己品牌能做好汽车的事实越来越受到国内外消费者的说服。魏建军表示:“我们能否控制好海外市场,遵守他人的法律和当地的融合性,包括风险控制,这需要我们的经验,包括我们如何在海外做好品牌。”这是我们要学会接受挑战。站在更高的格局上看,现在应该是出去的好机会。

作为“一带一路(中国正在推进的新丝绸之路战略)”的发起国和积极参与国,中俄两国政府对图拉工厂项目的重视远远超过了双边贸易合作的范围。Wei Jianjun说,我们投资俄罗斯的初衷不仅是集中在东欧、北欧和北欧在内的独立国家和中亚,而且在这方面制定了适当的计划。但是最终,根据当地经济条件决定汽车消费热度,我们目前计划在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建立辐射网。

图拉工厂也将为其他中国汽车品牌产品提供代理和组装,帮助更多兄弟企业出国。

这就是长城和卫健君的胸部。

(责任编辑:HN666)

yabovip10-《安定洞察》图拉的长城魏建军的超越与心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